約瑟芬‧鐵伊《一先令蠟燭》

我開始懷疑,找錯人是格蘭特系列小說故事內的特色來。

2015091201

作者:約瑟芬‧鐵伊 (Josephine Tey)
譯者:黃正綱
出版社:臉譜
出版日期:2000年4月(原著於1936年出版)
原著:A Shilling for Candles


一具女人的身軀躺在沙灘上,看來是死絕的了,這女人染髮、腳指甲上搽著猩紅色的指甲油,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樣。海岸巡衛隊說這只是一件因游泳不慎發生的意外,直到發現一顆鈕釦糾結纏繞在她的頭髮中,又辨明出她的身份是全英國最著名的明星Christune Clay,這下子,幾乎這世界所有的人都和她的死亡脫離不了關係。蘇格蘭場的格蘭特探長從死者生前複雜的交友關係和陳屍現場的線索中抽絲剝繭,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掙扎、誤判,憑藉勇氣、智慧、同情與機緣,逐步揭開案情的真相。


今次,死者被淹死前後,和死者相識只有幾天,是個來歷不明的男人,聲稱偷了死者的坐駕,走了一段路後覺得後悔,折返想送回車子,就發現車子主人已經死了。這個理由也真難以相信,所以格蘭特便以他為嫌疑犯,找出證據,想要兇手不能辯駁。和系列的第一本一樣,這個無辜的人(雖然是清白的),卻又逃跑起來(害怕被屈也可能會逃避的),於是被認定為兇手了。

當然,格蘭特心裡「總是覺得」他人並不是會殺人的壞人,而且案中還有一些謎團還沒能解開,他誓要把一切查個水落石出。

在看過的兩個故事中,我嘗試總結一下格蘭特的個性和本事。故事中作者是這樣形容主角的:他不是偵探小說內那些神探,有過人的腦袋和智慧,可以看出別人看不到的地方。他只是一個辛勞的警長,捱更抵夜的把每個線索和關係人查清查楚。
在我看來,主角的辦事手法是十分合理和積極。我並不懷疑他是一位好警察,他也是一位好上司。格蘭特是腳踏實地的警察,把每個疑點去解決,可以比喻為日本刑警中,「用腳去踏現場、用腳去查案」的一類。

這樣說的話,那麼看了這兩個故事,最大的弊處我想是作者安排的「轉捩點」吧。
在主角辛勤的去追查之時,那一樣線索或消息令主角(和讀者)看出誰是兇手?!
第一本是兇手自己找上門的,沒有所謂的「轉捩點」或者「梗」。這一本是主角無意之中,在理髮的時候看到了一篇有關兇手的雜誌文章,從而知道「這樣這樣」是可行的。這… 和上一章所說的疑點完全沒有關係,和之前的疑犯完全沒有相連。那麼… 我真的無法聯繫上來。
我沒法認為這是精彩絕倫的案件。


我寫過有關此作者的其他作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