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野朗《五十萬年的死角》

這位前朝日新聞上海支局長,對中國的知識比中國人還要多(起碼多過我!)寫的作品都和中國歷史、歷史人物有關的。1976年以《五十萬年的死角》獲江戶川亂步獎,1984年又以《受傷的野獸》獲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的短篇及連載短篇小說獎。

2013060301

作者:伴野朗
譯者:許錫慶
出版社:台英出版社
出版日期:1998年21月(原著於1976年講談社出版)


主角戶田在中國當的是翻譯員,但一日被上級委派了一個任務,就是把失蹤了的北京猿人頭骨找回來。時值二次大戰,中日關係不好之時,日軍向美方宣戰,爆發了偷襲珍珠港的時候。戶田要對付的,不單是中國的國民黨,還有共產黨,和日本一些偏激軍事力量。在不同方面都是敵人的環境下,如何找出「北京人」又確保它的安全?


故事以主角去調查一件兇案,和找出「北京人」的下落為中心,是從頭到尾的說,沒有半點花巧。其實故事內的推理成份不多,有大部份是主角的推測,再去找出求證,但我讀著的時候,想到的竟是覺得這作品有點像松本清張的「砂の器」。因為主角不斷努力,窮追不捨,終於在最後得知「北京人」在哪裡,這和「砂の器」內的刑警不是一樣嗎?!我有那種相同的感覺。

在看此書之前我並沒有看故事簡介或其他資料,只知道是江戶川亂步獎的得勝作品。一看之下,就是很意外地被帶進另一個時空!然而,那個時間那個地點,我是不陌生的。陌生的,是從一個日本人的觀點來寫,從一個日本人的感覺來說出我們已知的歷史。這不單是新鮮感,更加是另一番不一樣的滋味。

我感嘆那時候的共產黨員不會想到,現在的共產黨員會是這麼的「不一樣」。可能有讀者覺得作者美化了一方,醜化了另一方,但據我讀過的歷史資料上看,作者是很客觀的說了當時的情況。
中國人的劣根性不是天生的,是人為。若果沒有人教育、沒有人維護,自然便亂成一團糟。日本人的優秀面也不是天生的,是人為。只要有人教育、有人維護,自然便可以繼續。
我越說越遠了,說起別的事情來。可能因為敏感日子將近的關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