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山秀夫《深追い》電視版-《横山秀夫サスペンス2》

橫山秀夫一向給我的感覺是很灰的,但他對警察故事、法庭和媒體的一切,都有很深入的了解,讀他的作品時你就只會想到這是真的一個警察說出來的故事,又或這一定是作者曾經做過的職業的想法。

劇名:《橫山秀夫サスペンス2》(橫山秀夫懸疑四部作2)
主要演員:
播出日期:2011年3月20日
電視台:WOWOW


橫山秀夫的故事人物有較陰暗的性格,不多言語,不善於表達或表現自己,音樂是沉重的,事件也多是很無奈、不開心或不大團圓結局。
(這些種種是我在讀他的作品時感受到,也是我不敢多看橫山秀夫的原因,怕看得多會心情低落耶~)

不過,看過第一輯的《橫山秀夫サスペンス》(橫山秀夫懸疑四部作),發現影像化後的橫山秀夫來得更好,我不覺得悶沉,又很能被他的故事吸引,這次的第二輯我便繼續看下去。

第二輯的四個故事都是出自橫山秀夫『深追い』一書,由新潮社刊出版,中文版為『窮追不捨』,由獨步文化出版。


第一集 「深追い」

主角秋葉是一個喜歡一樣東西或一個人便不會變心的人。他的專一可以從他對疑犯窮追不捨中體會出來。
明子的丈夫在交通意外中死亡,留下明子兩母子。他對這初戀情人仍舊念念不忘,所以當他重遇明子時便很想幫助她。

其實沒想到的是,原來明子把丈夫的自行車弄壞而令他發生意外的。秋葉經常到明子的家探訪,對明子來說只是一個警察窮追不捨的去查明真相,是一個威脅。
他的一心一意卻迫得明子走頭無路,要尋死來解決。
秋葉願意放棄他的工作,知情不報,最終得到喜歡的人的接受。但這時他聽到另一個消息,就是明子的丈夫剛剛買了高金額的人壽保險。令秋葉原本已相信明子殺夫的理由,又再次重新陷入懷疑的漩渦中……

究竟明子是否為了保險金而殺夫?
她告訴秋葉的理由是否真實?
最令他分不清的和最重要的是,明子是在利用他嗎…..?

我很佩服這集腳本改寫的前川洋一。
在知道保險金的同時,見到明子的似笑非笑……
加上音樂效果,在第一集結尾時留下了一個大問號。
令我有個衝動要立刻的去翻開小說原著來看!

不論往後的幾集如何,第一集確實拍出了橫山秀夫的神髓!是用他的顏色畫成的。


第二集 「引き継ぎ」

尾花的父親是專門捉小偷的盜竊警,在他服務警界之年曾把大盜岩政捉拿歸案,成為佳話。縱使尾花口中說不喜歡他的父親,但心裡還是敬仰和佩服他。
父親留下偵查案件時的筆記,尾花用心地讀,利用當中的線人和經驗從中學習,希望繼承他的「衣缽」。

從筆記中的提示,他意識到大盜岩政又再重出江湖。他希望親手把岩政逮捕,就像父親一樣。但沒想到,他承傳父親的一切的同時,大盜也傳授他的一套給晚輩!尾花捉到了岩政,是辨錯了方向。

橫山秀夫今次寫了父子之承傳。在警察世界內,親情一向被忽略。警察的宿命是只有工作,沒有家庭,但是不是沒有親情,橫山秀夫用十分隱晦含蓄的手法道出來……
橫山秀夫的方法就是這樣!在讀者心中打一個結,但又不替你解開它。他就是要留這一個結在讀者的心中,這是他一筆入魂,令你意猶未盡的奧妙!


第三集 「締め出し」

三田村自知自己是一個膽小的人,從學生時代開始便受不良少年斎木的欺負,不單金錢上受到損失,連女朋友也走了。他從此嘗試令自己變得更強,學柔道、劍道,怎至加入警隊。

在生活安全課的他很想加入刑事課(有哪個警察不想加入的呢?!),為的是希望令人知道(也能證明自己)他不再軟弱,可是他在替本部支援工作當中再度碰見斎木時,他仍然是膽怯得很。
三田村有很多次希望提出加入偵查會議,無奈他是個膽小鬼,無法把他的意願表達……

從調查所得,斎木便是本部正要追捕的殺人犯,他希望藉此向負責的課長提出讓他參加偵查會議,最終他一鼓作氣的把心中所想說出來,但卻被排擠在外,失望而回。不甘心的三田村決定自己找斎木,把以前的舊帳一一清算。只是來到斎木面前,他的心怯又不由自主的湧出來!斎木知道三田村正在調查他,正想著要對付這個舊相識…….

橫山秀夫對男性心理的描寫確是十分有功力!不論是小男人大男人,膽小鬼或是心機重的,他都掌握的很好。

劇中結尾一幕,三田村最後還是沒法向斎木「發威」,即使在危急關頭斎木是被補了,斎木意為那些警察是三田村有備而招來的,三田村最終也得課長認同,准許他加入刑事課,但對三田村來說,是成功的變強了,還是失敗呢?!他心裹有數吧!


第四集 「仕返し」

原本只是一個流浪漢病發身亡的事件,三鐘警署的次長的場沒想到這牽連著警署內的職員和他的前途,家庭和兒子。

的場起初相信自己的兒子是受人欺負,才被迫拋石頭到流浪漢的地方去。到了後來,他對流浪漢這麼安詳的死開始懷疑,又知道他死前最後的目的地應該是三鐘警署,他便要徹底查清楚有什麼隱瞞。

然而他知道了這是部下的疏忽做成時,他只想到這會牽連到整個警署和他自己的前途,所以責備了他的部下,並隱瞞了真相。直到他無意之中發現自己的兒子持著父親是次長之威,才是欺負同學的「元兇」,他才看到自己的錯……

我不明白為什麼他的部下要以告發流浪漢死於警署來作為報復,這除了會影響的場之外,其他兩位警員也會被罰,這並不只是一拍兩散這麼簡單,不過其中的想法我是能理解的。

日本的警察故事因為文化背景,階級觀念,團隊組織的結構和生活方式不同等而變得十分獨特。橫山秀夫卻能用這些不同的小故事握要的把精髓寫出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